「加速!儘快避開這裏。」沐白裔突兀推了一下卓凱澤。

「加速!儘快避開這裏。」沐白裔突兀推了一下卓凱澤。

他下意識地猛踩油門,車子嗖地一下飛了出去。但是他的餘光還停留在後面。

啪地輕聲!

小偶人點燃打火機霎那間,小嘴一張,呈圓狀。轟然噴出一股強勁的氣流,在透過前面的小火苗時,不但沒有將其熄滅,反而燃出了恐怖的熊熊烈火。

這恍若是從它嘴裏噴涌而出的火浪,氣勢洶湧地衝撞上陰影之上的巨臂。

巨手一下子陷入這滔天的火浪中,空氣中驟然傳來滋滋的聲音伴隨着一股濃烈刺鼻的焦臭味。

。 班長,起床了~

班長,連隊要出早操了~

班長~

迷迷糊糊的睜開眼睛,有些頭疼的常軍揉了揉腦袋,看向正推著自己的人。

叫誰班長呢這是?

不對!好像在叫我啊!

昨天發生的一切,快速在常軍的腦海中浮現而過。

等等,我好像還跟苗連吹牛來著…

「集合!」

聽到樓下值班員吹響的哨聲,常軍來不及多想,迅速穿好衣服就下了樓。

「同志們,今天是我連做為試點單位開始訓練的第一天,我提出幾點要求…」

台階上,精神飽滿的苗連當著全連人的面,對連隊編製和訓練計劃做出了新的安排。

首先是常軍的一班,需要打散重新組建,原班內戰士劃分到各排各班去。

而班內的新成員,則由第一批跟著常軍學習快反射擊的戰士組成。

當一班形成戰鬥力后,再以點帶面重新分配,讓快反射擊訓練在連隊內全面開花。

對於這個決定,常軍表示壓力山大,但就是再難,他也要硬著頭皮頂上去。

「一排長!」

「……」

「一排長!」

「到!」

直到身後有人推自己,常軍才反應過來苗連這是在叫自己。

「常軍,我現在對你提出一點要求,必須儘快適應自己新的身份展開工作,聽見了嗎?」

「是!保證完成任務!」

看著苗連臉上的期許之色,常軍挺直腰桿大聲應道。

「好!現在解散,吃過早飯後我們射擊訓練場見!」

苗連聽后滿意的點了下頭,而後下令各排自行帶開,便轉身回到了連部。

「同志們,從現在開始,我就是咱們連的代理排長了,希望在接下來的日子裡,大家能夠團結一心…」

鄭重地向面前一個排的戰士敬禮后,常軍以代理排長的身份重新和戰友們相處。

「排長你放心吧,這幫小子要是不聽話,我老林第一個收拾他!不過你那快反射擊也得教教咱,可不能厚此薄彼呀~」

待常軍講話完畢,隊列中的二班長林濤第一個出聲回應,引得一排的戰士們紛紛附和起來。

「二班長的學習慾望很強啊,你們放心,我當這個排長就是要干這個的!」

常軍見狀不由鬆了一口氣,有二班長林濤的支持,他就可以不用擔心手底下的戰士不服了。

做為鄭三炮離開后資格最老的士官,二班長在夜老虎偵察連的威望可是日益見長。

砰砰砰!

射擊靶場上槍聲不斷傳來,子彈彷佛不要錢一般揮灑在靶子上。

夜老虎偵察連做為全團乃至集團軍的重點單位,本身就受到了一些資源傾斜。

眼下又成了軍區下放的試點連隊,那得到的照顧可就更加多了。

如今隨便一名戰士走出去,那都是昂著頭挺著胸,鼻子朝天的牛氣壞了。

不過資源雖多,常軍也並沒有讓他們浪費一顆子彈,成績差了那也是該說就說。

「同志們,經過十五天的練習,你們已經初步掌握了快反射擊的基礎要領,下面我將進一步對你們展開更深層次的教學!」

此時站在常軍面前的,是重組完畢后的一班成員。

最早跟常軍學習快反射擊的他們,在常軍去狼牙參加集訓選拔期間,訓練上並未有絲毫懈怠。

如今,他們每一個人都可以在五秒鐘內,用長短兩種槍械射中十個靶子的目標。

其中表現最好的戰士,完成時間甚至已經逼近到了四秒整,即將達到優秀的水平。

而他們接下來要訓練的則是本能反應射擊、記憶指向射擊、持槍搜索射擊、奔襲抵近射擊四個課目。

這些科目看似都是射擊訓練,但其中卻包含了諸多單兵技戰術,比起狼牙特種大隊的訓練方法要更加的先進和科學。

當通過千次萬次的訓練后,就會形成肌肉條件反射,本能的抬槍就打且槍槍命中。

最終目的,是實現『槍與手合、槍與臂合、槍與身合』,的人槍合一境界。

當然,這也是以後才可能的事了!

正所謂一山還有一山高,就連現在的常軍,都不敢說自己是最強的那個。

示範完畢后,常軍開始督促班內成員訓練,一遍又一遍,不厭其煩的糾正著他們的錯誤。

不過,他如今身兼代理排長的職務,也不能總光顧著自己班裡的事物。

連隊其它班排的訓練,也要逐步展開才行,不然苗連可是會罵娘的。

而因為訓練進度不同,常軍還特意用了兩天兩夜的時間,不眠不休的整理出一份訓練大綱。

其它班排除了訓練定點出槍動作外,還另行加入了比『2510』更加簡單的『125』快速射擊法。

此法指的是射手分別以一發、兩發、五發的順序,對目標進行快速射擊。

一發,尋求先敵開火;兩發,保證至少一發命中;五發,則為連續打擊、火力壓制。

在掌握這種極易入門的射擊法后,再行練習『2510』就會更容易的多。

「常軍你來!」

這晚全連加練結束以後,苗連突然神秘兮兮的打開連部門,對正要去洗漱的常軍招了招手。

「什麼事啊苗連?」

常軍這邊剛問,那邊就塞給了他一份厚達十幾頁的申請書。

『關於組建特種突擊小組即快速反應班的設想和規劃』!

一看這個名字,常軍只感到一陣頭大,苗連你這是要瘋啊。

他那天晚上說的可是酒話,這怎麼還給當真了!

「苗連,您這是又喝了?」常軍試探性的問道。

「你少廢話,這事情我考慮好幾天了,趕緊給我看看哪還有不足的地方!」

苗連瞪了常軍一眼,表示他的認真的,隨即催促著常軍給他提意見。

「苗連,這份計劃書大問題倒是沒有,但首長們能同意嗎?」

仔細翻看閱讀過後,常軍只能說苗連不愧是苗連。

或許,是當年狼牙偵察大隊時期的從軍經歷,讓他對狼牙有了極為深刻的了解。

很多在狼牙特種大隊正在訓練的科目,都讓其給八九不離十的琢磨了出來。

但是,一個連級單位就想擁有特種作戰小組,也太異想天開了一些。

畢竟這個年代,可不是已經進行了基層特戰化,步兵特戰化的後世。

咱們這就要跟狼牙幹上了? []

第1872章

不會造成大規模的神族大戰。

但想到那個冷傲矜貴的男子,想到之前的幾次交鋒,帝翎閉上眼,掩住眸中的冷酷,走到這一步,皆是在他計劃之中,但他不後悔。

人不為己,天誅地滅。

季靈兒帶著兩個嬤嬤和孩子,在那兩個人的護送下離開了神都城,只是一離開,季靈兒當即拒絕了那兩個人的護送。

「你們回去吧,我們能自己回去,更何況我身上還有傳送符,你們跟著不合適。」

季靈兒對那兩個人說道。

那兩名屬下本是不願,但是季靈兒堅持,這才將人給打發走。

等徹底擺脫了那兩個神族人,季靈兒才又帶著兩個嬤嬤返回。

卻發現,整個神都城都禁嚴了。

季靈兒暗暗咬牙,她怎麼能就這麼離開?這樣算怎麼回事?什麼消息都沒有帶回去,如何交代?

於是季靈兒一咬牙,便決定在神都郊區客棧住了下來,將兩個嬤嬤和孩子都給安頓好。

蕭鳳棲找的人自然是衷心又靠譜,這一點兒季靈兒很是相信。

所以將孩子和嬤嬤安頓好,她便囑咐了兩句,若是她半月之內不回來,就讓她們趕緊離開。

當時來神族的時候,魔君給了她兩張傳送符,是緊急情況之下可以用的,季靈兒便也交給了兩位嬤嬤。

「季姑娘,您萬萬小心,老奴在這邊等您,孩子您放下,小公主和小殿下老奴一定會照顧好。」

兩位嬤嬤道。

季靈兒點了點頭。

隨即便離開了客棧。

她先是喬裝打扮了一番,這才潛進了神都城內,想要再次進入神殿之內那肯定是不可能的。

季靈兒潛進來的目的就是為了探聽消息。

神殿內總會有消息透露出來的。

果然季靈兒才回來半天就打聽到,神殿內發出通緝令,權利搜尋二殿下帝尋。

這個帝尋是誰,季靈兒不知道,但是她卻是暗暗記下這個消息。

季靈兒去了茶館。

以前在魔族的時候,她就喜歡跟那幫朋友喬庄去茶館這些地方,因為這裡是傳播消息最快的地方,什麼小道消息,八卦都會在這裡傳播。

季靈兒女扮男裝進了茶館之後,潛伏了兩天總算是探聽到了一個大消息。

就是,神君夫人蘇醒了。

季靈兒聽到這個消息的時候,整個人都驚的不行,神君夫人蘇醒了。

這件事對每個神族人來說,那都是天大的喜事,因為神族人人都知道神君與神君夫人的感情,這一年神君夫人遭難,神君大人一直奔波在外,尋找救治神君夫人的方法,如今功夫不負有心人,神君夫人是真的救治過來了,這對所有人來說都是普天同慶的大喜事。

季靈兒看著旁邊桌子上的那個大哥眉梢間都是喜意,一邊喝茶一邊說他知道的消息。

季靈兒聽了幾句,隨後起身,先是端著自己桌子上的兩盤乾果走到了旁邊桌子上。

這一舉動,讓鄰桌三人給看向她。

季靈兒頓時就是一笑,可以讓聲音壓低,聽起來有些粗,只聽她道,「幾位大哥,小弟本是過來聽了戲的,結果聽到大哥剛才說,神君夫人蘇醒了?這一激動就湊過來了,主要是這件事太震驚了,太高興了。」

三人一聽季靈兒這話,頓時就是爽朗一笑,見她一個小個子少年,手上還端著乾果,要知道在這茶館中,乾果可是很貴的。

見她也是因為神君夫人蘇醒而高興,當即就親切了起來。

「小老弟,這事兒當然是真的,你坐下,老哥說給你聽。」

那人道。

季靈兒當即坐下,做出一副洗耳恭聽的樣子,於是就聽到這位老哥道,「小老弟,我家有個親眷在神殿中當差,這消息可是千真萬確,絕對做不得假,何況這事兒有很多人都知道了,也不算什麼秘密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