卻只見南兔的身體撲倒在地上,長劍也落在一旁,一動不動…

卻只見南兔的身體撲倒在地上,長劍也落在一旁,一動不動…

「這…」

南兔應該已經失去了意識。

不管南兔最後的表現有多麼亮眼,不管她最後領悟了什麼,她的狀態終究是到達了極限,而且還有些許透支。

她終究是倒下了。

之前還插在她右胸上方的觸手脫落,掉在一旁。

大量的鮮血從南兔右胸上的空洞中冒了出來,染紅了地面…

肥胖男子呆愣愣的看著倒在地上的南兔,有些愣神。

直到南兔的血液流到了他的腳下,他才堪堪反應過來!

冷汗,已經浸濕了他的後背,大滴大滴的汗水從他額頭上流了下來,這個量,就像是要讓他脫水一樣…

在反應過來后,肥胖男子不禁有些慶幸,隨即卻又變得憎惡起來。

「該死的傢伙!嚇我一跳!」

他看著南兔的背影,惡狠狠的咬了咬牙。

他召喚出了一根觸手,觸手的尖端金屬化,形成一根長槍!

「死吧!」

一聲雷鳴忽然從不遠處響起。

一道光束忽然從天空射了過來,不偏不倚,正好將那一根金屬觸手給射斷!

「什…」

肥胖男子一愣,連忙想要召喚出更多的觸手。

但卻見天邊一道紫光飛來。

肥胖男子下意識的揮舞著自己所有的觸手,齊齊的朝著天空中飛來的紫光撞了過去。

然而,讓他感到無比驚恐的事情發生了…

他射出去的所有觸手,在接觸到那一道紫光后,竟是全線崩潰,瞬間被摧毀!

那一道紫光沒有給他任何反應時間,結結實實的撞在了肥胖男子身上!龐大的力量直接將其擊飛出去!

而這股力量的強大程度,直接讓三四百斤的肥胖男子飛出數百米!

這還是他使用所有的魔力進行防禦結果…

肥胖男子的身體撞斷了無數根柱子,隨後在失去了意識,倒在地上…

。 小孩子哪裡懂了,他嘴巴一裂,露出甜美的笑容。

顧清菱見了,也只能跟著笑起來,就是那心尖兒,似乎更軟了。

大丫鬟春天從外面進來,趁著屋裡沒外人,小聲交待外面的情況:「跟上次一樣,該給的賞錢都給了。」

「給了穩婆……」

「給了葉大娘和湯大娘……」

「其他謝禮也會跟之前一樣,在明天早上送過來。」

其他伺候主子的人,也會明天早上過來,我還跟葉大娘、湯大娘她們說好,讓她們這幾天幫忙照看一下您。」

……

顧清菱點頭,表示知道。

大丫鬟春天猶豫了一下,說道:「夫人,真的不要奴婢留下來嗎?您一個人在這裡,奴婢有些不太放心。」

甚至,大丫鬟春天有些後悔,早知道老太君要在這裡坐月子,她就應該安排別的人扮演這個「善良的丫鬟」,而她扮演後面請來伺候老太君的人了。

那些人都是臨時的,伺候起人來,哪有她伺候得好?

「有什麼不放心的?我的臉蛋這麼年輕,誰會相信我這麼年輕的人會是一個四五十歲的老太太?就算有人這麼說,但凡見過我的人,也不會相信。」顧清菱說道,「到是你,你要是一直留在這裡,我才最容易暴露,你一個大戶人家的大丫鬟,要沒點什麼事情,怎麼會一直呆在外面,還伺候一個『外人』?」

大丫鬟春天抿了抿嘴唇,沒說話。

「我知道你的忠心,可忠心也要看情況,我只是沒讓你在跟前伺候,又不是不讓你盯著其他人。我現在就是一個多個地來的,路過金陵的富家夫人,因為某些原因跟家人走散了,又剛好碰上了生產,才不得不停在了這裡……等我坐完了月子,自然會跟著一個車隊離開這裡,這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嗎?」顧清菱說道,「等我一走,到時候還會有誰記得這件事?」

重點事,顧清菱也沒打算一輩子呆在金陵,她回這裡不過是為了「生娃」罷了。

等孩子生完,她就得找機會,想辦法返回京城或者雲陽城了。

到那時,她帶著一個撿到的孩子回去,也就不那麼扎眼了。

她一個老太君,因為姚府子嗣稀薄,想要養一個孩子給姚家多「招」幾個子嗣,也沒什麼好奇怪吧?

尤其是,到時候她「治」好三房的不孕不育症,隨便有那麼一兩個人懷孕,那不就是「招弟」成功?

就算外人不清楚,佔到了好處的姚大爺、姚二爺、姚三爺等人不會念著這個孩子的好,以後多疼他幾分嗎?

顧清菱沒想讓這個孩子分姚家的家產,但這是唯一一個是她自己親自生的孩子,她還是希望他能夠享受到一些比較好的待遇,比如來自兄嫂的關愛。

顧清菱也不算騙他們,要不是她,他們也只能繼續不孕不育下去,姚家至此為止了。她做了那麼多,只是讓他們「回報」在這個孩子身上,也不算太過份。

把大丫鬟春天打發走,顧清菱安心地坐起了月子。

晚飯,是房東湯大娘親自送過來的。

知道顧清菱是產婦,見不得風,她還在門上掛了一道布帘子,進進出出的時候,風也能少一些。

「麻煩你了,湯大姐。」

顧清菱現在的臉顯得非常年輕,叫房東湯大娘一聲「大姐」還挺合適的。

她嘴角含笑,頭上的珠玉早就拆了下來,身上的衣服也換成了舒適的棉布,雖然不若大戶人家的太太華貴,卻也掩不住一身風華,透著幾分富態。

房東湯大娘也是有點眼力勁地,早看出顧清菱身份不凡,即使不是高門大戶裡面的夫人,也是「家有薄產」的小富之有出身。

因此,對著顧清菱,湯大娘態度極好,連這魚湯都是特地燒的。

「哎喲,夫人你這是太客氣了,你付銀子,我幹活,這不是應當的嘛。你要謝,也應該謝白天的那個丫鬟暖袖,要不是她救了你,你這一胎還真的得生在外面了。」湯大娘念叨著,「咱這女人啊,天生就是命苦的人,生孩子本來就夠苦了,可要是生在外面,讓別的男人見到,那就是不守婦道,得讓人說嘴……還好你運氣好,碰上了我們。」

「可不是嘛,我當時也嚇死了。」顧清菱裝著一臉害怕地說道,「我本來就跟家裡人走散了,人生地不熟的,突然又要生了,要不是碰了那個心地善良的暖袖,好心把我送過來……想想都很可怕!」

「你真的是運氣好,之前暖袖才救過一個產婦,跟你一樣,也是差點生在大街上。後來暖袖一直在忙,我這院子也沒租出去,才一直空著,然後你就來了。要不然,你這個樣子還真麻煩,在這裡又沒有落腳的地方,你這種情況住客棧又不方便,想要那麼快租到房子也不容易。」

「是啊,我真的是運氣太好了。湯大姐,真的是謝謝你,你們的大恩大德我都記在心裡,等到時候我出了月子,肯定要好好謝謝你們。」

房東湯大娘目光閃了閃,笑著說道:「哎喲,咱這也是日行一善,遇到了就幫把手,要是沒遇著,那也沒辦法。你先吃飯,吃完了就放在桌上,明天早上我再過來收碗。」

「哎,那湯大姐你先忙,今天真的說謝謝你了,等過幾天我好一點了,再跟你說話。」

「哎。」

……

目送著房東湯大娘的離開,顧清菱微眯了眸子。

她已經給自己的「來歷」做了一個鋪墊,相信要不了幾天,那幾個幫過忙的就會知道她是個「過路客」了。

就是不知道她們會宰她一筆,還是……

不過沒事,她特地多帶了一些銀票,就是為了防止意外。再說了,大丫鬟春天安排的人明天就到,到時候她有了人照顧,也不怕這些「左鄰右居」打她的壞主意了。

畢竟,獨單女性,又是特別有錢的那種,還是容易招賊惦記的。

還好她今天來得突然,消息沒那麼快傳出去,就算有什麼賊人想惦記,也得是幾天之後。到那時,她已經有著「護」著了,完全不用怕。

就算現在有人來,她也不怕。

上次的事情給了她一個教訓,在那之後,顧清菱想辦法弄了不少「葯」放到聞香空間里,還學著配了一些特別的配方,就是怕自己沒有自保能力。

到目前為止,那些東西都還沒有用過,顧清菱也不希望自己有機會用到。

因為用到,意味著「危險」。 就在這裡不遠,三海里的海域,一個狗皮蛙人看到了一個炎國蛙人。

他看到對方是背對著自己,並沒有察覺任何異常,嘴角直接露出一個得意的笑容,跟著快速抬槍,扣動了扳機。

噗。

下一刻,子彈入肉的聲音傳來。

對手的手臂被打中了,無力地垂落下來,手裡的步槍也隨之掉落。

汩汩。

鮮血不斷從對方的手臂上湧出來,將周圍的海水都染紅。

狗皮蛙人看到這一幕,立刻興奮起來。

正好,對方沒有反擊之力,可以開始虐殺了。

他最喜歡使用各種刑罰,不斷地折磨對方,直到對方的血流干。

他也最想看到,對方求生不得,求死無門那一幕

那個滋味簡直不要太享受。

狗皮蛙人發出一個怪異的笑聲,甚至,開始期待對方落荒而逃,然後卻被自己絕望殺死的場面。

然而,他的心底才剛剛閃過這些念頭。

下一刻,他的得意的笑容直接凝固,因為對方沒有逃,而是加速撲了過來,嘴裡還咬著一把鋥亮的匕首。

狗皮蛙人神色一緊,下意識地再次開槍。

噗。

子彈再次落在對方的身上,留下一個血窟窿。

但是,對方好像沒有直覺一樣,面無改色,猛然地切斷氧氣管,繼續撲過來。

看到對方瘋狂的樣子,狗皮蛙人隱隱感覺有些不對勁,拚命地扭動,並舉著黑黝黝的槍口對準對方,不斷地扣動扳機。

噗噗噗。

子彈一枚接著一枚射入對方的身體,鮮血在瘋狂地湧出,將整片海域都染紅了。

這個時候,炎國蛙人渾身血,就算四周都是海水,都沒法第一時間衝散他身上的血色。

劇痛布滿了他全身各處,力氣在逐漸消失,甚至視力都開始模糊起來。

他身上的彈孔太多了,要不是憋著一口氣,早就倒了下去,消失在深海裡面。

唰。

這個炎國蛙人咬緊牙關,猛然爆發全身的力氣,朝著對方竄過去,用僅剩完好的左手,抓著匕首,撲向了狗皮蛙人。

噗嗤。

嘶!

好痛!

狗皮蛙人身形一顫,倒抽了一口冷氣,猛然感到脖子處傳來劇痛。

他情不自禁伸手一摸,發現掌心一片濕熱,脖子赫然被對方撕裂了,嚇得臉色劇變。

八嘎!完了!徹底完了!

自己也要死了!

混蛋!

狗皮蛙人臉色難看地要命,心瞬間撥涼,開始絕望起來。

就在前一秒,他還想著虐殺對方,好好過一把癮。

結果,得意不過三秒,對方還能以將死之身,發起反攻,還將自己送入鬼門關。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按理說,對方被那麼多枚子彈射中,早應該就支撐不住,直接倒了下去才是。

可是,對方竟然還有力氣衝過來,甚至還能揮動匕首。

見鬼了嗎?

這是人能幹的事情嗎?

狗皮蛙人百思不得其解,就算到死,都想不明白,為什麼對方這麼兇殘?

不過,這一刻,他開始後悔了,早知道,一開始用子彈射殺對方后,就逃得遠遠的,這樣對方絕對沒有力氣再追過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