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咀嚼著口香糖中薄荷成分的刺激下,胡彪不由的精神一振,開始將手中一支M1918A2輕機槍端起,警惕的向著土路兩側位置上,漆黑的夜色中觀察了起來。

在咀嚼著口香糖中薄荷成分的刺激下,胡彪不由的精神一振,開始將手中一支M1918A2輕機槍端起,警惕的向著土路兩側位置上,漆黑的夜色中觀察了起來。

做好了準備,但凡是有著一點風吹草動的話,就直接地開火了。

話說!在向唐·科利爾中尉報道之後,一行人就是連夜的準備了起來。

不僅是加強了一番5輛謝爾曼坦克,將油料和彈藥這些都完成了補充;中洲戰隊也在團部,弄到了一些好東西。

其中包括了,一門M1型81毫米迫擊炮,兩門M18型57毫米無後坐力炮,還有4具巴祖卡火箭筒,以及一具M2火焰噴射器。

還有相當一部分數量的彈藥、手雷這些,算是讓所有人都武裝到了牙齒。

最終,折騰到了次日的凌晨3點鐘左右,他們一行人終於是在今晚漆黑的夜色中,悄悄地出發了。

整個行動小隊的規模和陣型,由5輛謝爾曼在前面打頭。

後面的位置上,則是由乘坐著一輛威利斯吉普,還有兩輛通用公司生產的CCKW中型卡車的3排組成。

在夜色中,這一個規模不大的隊伍開出了團部之後,立刻沿著一條滿是車轍的土路,向著西南方向開始進發了。

之所以不像是很多電影中演的那樣,中洲戰隊的眾人直接坐在了坦克上。

反而是開著汽車,跟隨著坦克前進。

那是因為步兵坐在了坦克上,萬一在行進過程中受到了反坦克火力的攻擊,往往傷亡慘重這一點,中洲戰隊的上下還是非常清楚的。

當然了,電影中那些步兵他們坐滿了坦克的場景,也不完全是編劇們拍腦殼想出來的劇情。

只不過這樣的方式,更多是出現在了機械運輸力量,有些嚴重不足的毛子家身上。

毛子戰士們為了跟上急速突擊的坦克,不得不掛滿了坦克。

因此在現代位面,還有著一個相關的調侃:二戰德棍坦克防護靠鋼板,山姆大叔家坦克防護靠沙袋,毛子家坦克防護靠人肉外掛。

這樣一來,胡彪他們本次身為闊氣的大兵,當然不會傻乎乎地坐在坦克上。

以免半路上挨上一發鐵拳,導致當場就是被放倒一大片。

再說了!人家毛子家的戰士習慣性地坐在了坦克上跟著前進,也是有著自己的套路和小竅門的。

像是在坦克的外殼上,焊上了很多的把手可以讓毛子步兵們抓著。

當初在捷爾任斯基拖拉機廠,胡彪可以沒少看到毛子的工人們,手裡拿著電焊機在T-34坦克的殼子上做這種事情。

不然的話,信不信在坦克的飛馳之中,上面苦逼的步兵一個不小心就會被甩下來,接著就是一場巨大的慘劇發生了。

而唐·科利爾中尉,他們本次的任務說起來其實很簡單:

根據空中偵查顯示,在一百多公里之外的某一地區中,可能有著相當規模的一支德棍裝甲部隊隱匿和潛伏其中。

如果真的話,當盟軍未來進攻瑟堡這一個重要港口城市的時候,一旦這支德棍部隊從側翼殺出,那麼將會給進攻部隊造成一個巨大的損失。

但是,因為該地區的地形比較複雜,並且有著大量的樹林存在。

偵察機進行了多次的低空偵查之後,依然無法確在這一個地區,是否真的有著德棍裝甲部隊的存在。

同時,一些情報人員出發之後,也一直沒有任何的消息回饋回來。

有鑒於這樣的一點,就有了唐·科利爾等人一行的武裝偵查行動。

他們不需要與隱匿在那裡的德棍裝甲部隊,一直就此的死戰到底;只要確認了那一支德棍裝甲部隊的存在,通過電台將消息傳遞迴來后,就可以立刻撤退回來了。

到時候,自然有著相關的部隊去搞定他們。

而根據地圖顯示,這一路過去的路程,也就是在130公里左右的樣子。

在當前整個行動小隊,都有著坦克和卡車代步的情況下,似乎只要一個白天的時間都足夠來回了。

但是這樣一個看起來簡單的行動,實際的過程中卻是充滿了危險。

因為在整個諾曼底地區,到處都是在盟軍瘋狂的空襲之下,被打散了德棍小股部隊;行動小隊一路過去的同時,天知道遇上多少次的戰鬥。

話說!自從盟軍在諾曼底登陸之後,德棍一方其實也是做出了相當努力。

試圖將立足未穩的盟軍,重新的趕回海里。

比如說:6月6號那一天下午,21裝甲師就對才是登陸的盟軍發動了反擊,目標是朱諾海灘和劍海灘之間的盧克鎮。

當時的盟軍在這兩個海灘之間,還有著數千米的一個缺口了,算是打在了盟軍的要害上。

可惜的是,當時的第21裝甲師的師長在半路上,看到了空中500架運輸機組成的機群,結果以為這是盟軍的空降兵部隊,打算在後方降落後兩面夾擊自己。

匆匆的後退之後,算是喪失了最好的一個反登陸的戰機。

7號之後,小鬍子將西線5個裝甲師的指揮權交給了沙漠之狐,希望用這些裝甲師發動反擊。

遺憾的是,盟軍在空中方面的優勢太大了。

這五個強大的裝甲師在反擊途中,就在盟軍的空襲中傷亡慘重;最終只有零星部隊抵達了灘頭髮起反擊,結果沒有起到半點作用。

隨後,也有著陸陸續續的德棍部隊被調動了過來,但是已經不再繼續的發動反擊,而是在一些關鍵地區進行防守。

所以,這意味著胡彪他們這一次過去,可能要遇上眾多規模上不大,但是足夠激烈的遭遇戰……

「老胡、老胡,醒醒、有情況~」

當耳邊傳來了這麼一句之後,胡彪立刻就是被驚醒了過來,第一時間裡將手裡的M1918A2輕機槍,再一次的端了起來。

順帶著用異常隱秘的動作,飛快地擦掉了嘴角邊一條長長的哈喇子。

特么!在執行任務的半道上睡著了,甚至連哈喇子都流淌了出來,這種事情也不能怪他胡彪不是?

主要是這一路上的道路太破了,到處都深深的車轍,還有在轟炸中產生的大大小小土坑。

吉普車和卡車在這樣糟糕的路況上,根本開不快;只能是最多每小時七八公里的速度慢慢前進不說,車身也是高低起伏地厲害。

整個過程中,車身都像是一個搖籃一樣,搖到通宵沒睡胡彪整個人那是瞌睡地厲害。

在這樣的情況下,到了天亮之後與老楊換了一下班,讓老楊幫著盯上一會;和其他戰隊的成員一樣輪流休息一下,貌似也是合情合理的事情。

只是讓胡彪沒想到的是,他感覺自己才是一合眼的功夫,就出狀況了。

問題是,等著胡彪摟著輕機槍打算開火的時候。

卻是發現了情況,並不是自己想的那樣;並非是德棍出現了,而是在他們前進的方向,大量的難民正成群結對地走了過來。

其中大都是一些老人、婦人和兒童,基本上看不到成年男人的存在;這些人手裡提著不多的一些箱子,正沿著土路的兩邊與他們相向而行。

而讓身邊駕駛員位置上,負責駕駛威利斯吉普車的追風,就此叫醒自己的理由。

則是胡彪在耳邊,能聽到了身後的卡車上,那些老SP們正在火熱地用華語閑聊了起來,聲音中的情緒那叫一個亢奮,哪裡還有之前的半點倦意。

「哦豁!那位金髮的女士看起來真可憐,我願意用五根香煙去幫助她一下~」

「作孽啊!那位臉上有著一點雀斑的女孩子,一看就是餓壞了,我這裡還有著一罐的斯帕姆午餐肉罐頭了,真想和她共進一下早餐~」

「卧槽!這麼冷的大早上,那位穿著連衣裙的姑娘連襪子都沒穿了,不知道她喜歡哪一種顏色的襪子。」

在那些老SP們嘴裡嘻嘻哈哈的議論聲中,胡彪頓時一臉的黑線了起來。

哪怕他其實也知道,這些貨色們多少還是有些逼數,知道現在的一切都是以武裝偵察任務為主,他們也就是嘴上說說而已。

但是聽到這樣的議論,胡彪依然是腦殼疼地厲害。

戰隊中有著相當一部分的貨色,玩家心態那是越來越重了。

另外,在路邊有著很多電線杆子上,一具具男人的屍體被吊在了上面,隨著風不斷的搖晃之中。

毫無疑問,那是德棍一方的手筆,是用來震懾本地的高盧土著們。

而這樣威懾的效果貌似極好,因為面對著唐·科利爾中尉,有關於前方有沒有德棍盤踞的問題。

這些人不管是不是真的,都是一副聽不懂英語的表情。

這樣的情況,直到上午9點鐘左右的時候,當領頭的一輛M4A1坦克忽然停下后,整個行動隊是徹底地停止了下來。

那是在他們眼前不遠位置上,也就是一個前進必經之地的一個小鎮,出現在了他們的眼前。

。 「正常我武器根本不可能殺死我們,除非他們手裡這種弩箭,才會對我們造成致命傷害!」白袍高手有些忌憚的看了黑袍老者手裡的弓弩一眼。

燕北看到老者手上的弓弩,心中也不由一愣。

這種弩箭燕北之前是見過的,當時燕北在明海市的時候,面對那個灰袍高手的攻擊,正是師雨薇的一隻弩箭逼退了強者。

所以,這個黑袍老者是師雨薇家族的?

但此時,問題的關鍵還是在於眼前的白袍高手身上,關於黑袍老者手裡的弩箭,只能等後面再慢慢討論了。

「正常的武器雖然能他們肉體生命終結,但他們身上一道黑色和白色的光芒閃過之後,他們的意識似乎可以回到某個特殊的地方,過段時間又能重新復活!」黑袍老者一臉凝重的補充了一句,繼續朝白袍高手詢問道,「你可知道他們這種復活的地方究竟在哪裡?」

白袍高手無奈搖搖頭,「我真不知道!我才剛剛進入白袍組織內部,他們的等級非常森嚴的,好多消息我根本無權知道!」

燕北此時也回過神來了,繼續開口道,「那關於蘇若晴的血液是怎麼回事?為什麼你們這麼迫切的想要蘇若晴的血液?」

白袍高手點點頭,「這個我知道!因為我們白袍高手身體特殊的情況,雖然不用吃飯,但一定時間裡必須要吸收養料!而蘇若晴小姐身上的血液,因為是火鳳血脈,蘊含有我們需要的那種養料成分,所以她的血液是用來溫養我們白袍高手的,燕思語小姐因為遺傳,也有同樣的血脈因素……」

「混賬!」聽到這裡,燕北不由一拳狠狠砸在地上,嘴裡惱怒的大罵了一聲,「該死的王八蛋!」

說的這麼冠冕堂皇,但實際上就是要吸血。

硬生生要吸掉蘇若晴身上的血液,用蘇若晴的血液來養活這些白袍高手。

太可惡了!

更是還想要對燕北的閨女動手!

想到燕思語當時經歷的那些痛苦,被陸家關押在豬圈裡,還和狗關在一起……現在生命還受到威脅。

燕北心中的怒火都快要不受控制了!

忍著心中的怒火,燕北盡量平靜的朝白袍高手詢問道,「最後一個問題,蘇若晴身體里那些暗黑氣息是怎麼回事?為什麼蘇若晴的記憶會有部分缺失,現在又被封鎖了?你們這麼做,到底是為了什麼?」

聽到燕北這個問題,白袍高手臉上的肌肉抽動了兩下,有些無奈的道,「燕少,這個問題我就不知道了。但我從上級那邊隱約聽到一些消息,好像是說他們也是接到了上級的命令,宋梅和蘇若晴知道某些不可告人的秘密,必須要封印他們的思想,不能讓他們泄密!」

「那要怎麼樣才能解開他們的思維封印?」這是燕北最關心的。

燕北這麼瘋狂的對李家動手,尋找崑崙地宮的地圖,都是為了能找到彼岸花,或者能好到另外一半鑰匙,打開蘇氏祖陵中那個龍紋盒子。

只有彼岸花和九幽毒蓮結合起來,或者是蘇氏祖陵那個盒子打開,才能徹底解開蘇若晴的病症啊。

但那兩條路,任何一條都異常艱難。

「蘇小姐的思想封印,是我們魂主親自動手的!而且在二十年前就布置了,想要解開,怕是只能找到魂主!」白袍高手說完所有的秘密,似乎也暗暗鬆了一口氣,「燕少,我所知道的所有秘密都告訴你了,你說過不殺我的!」

燕北嘴角一抽,「我可以不殺你,但他……」

燕北冷冷看了另外一邊那個白袍高手,這些傢伙太詭異了。實力高強,而且尋常武器還殺不死。

留著他們,那豈不是危害社會?

這些強者,就算源武層面的高手,遇到他們都有些沒辦法啊。燕北沒有任何遲疑,衝上前去,一把抓住那個白袍高手的手腕,當場將他吞噬成了一片虛無。

替天行道是一個方面,另外一個方面,燕北內心也有一種衝動,似乎非常渴望吞噬這些白袍高手,特別是他們身上的那種黑影,對燕北有些莫名其妙的吸引力。

「慢著……」黑袍老者本來想要開口阻止燕北,但卻已經來不及了,只能連忙將最後一個黑袍高手護在身後,「燕少,至少留一個活口啊,我們需要抓回去研究,不然後面對全人類來說,就是一種災難啊。」

燕北稍微發愣了一下,眼灼灼的看了黑袍老者一眼,收起全身激蕩的吞噬力量,「前輩所言極是,只是這些傢伙,前輩能控制的住么?」

這些白袍高手行動詭異,殺都殺不死,甚至自殺還能重獲新生,這是非常惱火的一件事。

黑袍老者點點頭道,「放心,老夫自然有方法對付他們!我知道燕少有很多疑惑,我們借一步說話!」

燕北微微一笑,跟著黑袍老者朝側面走了兩步,在一條安靜的巷子里站定,「老夫名為顧長生,燕少有什麼問題,儘管問吧,老夫知無不言!」

「顧前輩,您認識我師父?最後一次見他是在什麼時間,什麼地方?他的情況現在怎麼樣?」燕北一下子問出了好幾個問題,聽得顧長生臉上都浮現一道黑線。

「燕少不必著急,你師父現在情況非常好,人身自由,沒被誰控制!最近一次是在西北崑崙地區吧,幾個月前,你師父似乎是在尋找什麼東西!你師父還說過,讓我見到你,一定要將一件東西交給你!」

顧長生說到最後,從身上掏出一個牛皮袋子。

顧長生這次帶著徒弟前來花都,一方面是在追殺白袍高手,另外一方面,正是受燕北師父古楓的委託,將一樣東西交給燕北。

燕北聽得心裡暗暗鬆了一口氣!

果然,和李曉峰所猜測的一樣。被關押到李家密室之下,應該是師父故意為之,師父並沒有出什麼事。

但師父居然在幾個月之前去了崑崙地區,難道師父也在尋找崑崙地宮?

還專門讓人給自己帶回一樣東西,又會是什麼?

燕北滿懷好奇的將牛皮袋子打開,看到裡面的東西之後,燕北頓時傻眼了……

。說完夏瑜撐著下巴等梁桓表態。

事實是,她要失望了。

梁桓只有剛開始詫異的詢問了,後來就沒再開口說過一句話。

食不知味的吃完,夏瑜起身擋在梁桓面前:「你還要生多久的氣?」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