慧遠和尚說陳瑜心中滿是戾氣,他說得對。只是陳瑜怨恨暴戾的目標,有元州、亦有風臨城。

慧遠和尚說陳瑜心中滿是戾氣,他說得對。只是陳瑜怨恨暴戾的目標,有元州、亦有風臨城。

一個對中洲沒有好感,對風臨城充滿怨氣的人,會本能的排斥所有人,會本能的不願結交新的朋友。

同樣因此,陳瑜手中有劍,在這詭河裏早就立於不敗之地。水中所有魚兒都是修士,便是不能說話,以劍示意,也可令他們明白持劍者的心意。陳瑜完全可以像當日在棗樹妖谷那樣,威脅也好裹脅也罷,拉着這裏絕大多數人一起展開自救!

站在岸上看去,包括陳瑜在內的所有鯉魚,和普通魚兒無異。因此自我感覺仍然是人的陳瑜,認為詭河尚有一點好處,只要不開口說話,則呼息無礙。

河面上再添幾條翻著白肚皮的魚屍,自申時到酉時,再到戌時、亥時,陳瑜早已停了殺魚,但不斷有修士、妖獸、妖禽來到這裏,待發現不論死魚亦或正在遊動的活魚都沒有側線,出於修士的本能,他們和陳瑜一樣,認為這些魚都已經化龍。

世間人為財死、鳥為食亡。修士,為了任何一點可以提升境界的希望,儘管渺茫但依然拚命!

小花伴在陳瑜身邊努力遊動身子。晚秋的河水太冰涼,入夜之後,這河水中的寒意,更是深入骨髓。他們必須拚命遊動,以保持身體的溫度。同時陳瑜不斷思考,如何才能自救。

他是直到此時,數個時辰之後,仍然沒想過與這些人共同自救。

(未完待續)。 聽韓雙這麼一說,蔣海就心裏面有底了,他知道韓雙這還是有所謙虛了,不過韓雙這謙虛的地方太多了,他已經不想吐槽了。

而且韓雙隱藏的東西也太多了,不說別的,這飛行員怎麼學會的?真以為戰鬥機飛行那麼簡單啊?

「那就沒問題了,你需要去另外一個基地,解決一下之前的那個問題,就是夏可之前處理完畢的那架戰鬥機。」蔣海直接開口道。

「我明白了。」韓雙立刻開口道。

「那就好,你們如果沒有什麼事情的話,今天晚上出發,到時候你們需要直接將這兩架戰鬥機同樣飛到那邊去,在蓉城那邊。」蔣海直接開口道。

「明白。」韓雙點了點頭,F35B這玩意,本來他們是不可能得到這個機會的,而現在他們居然得到了兩架完整的,這樣的機會,對國內的幾個飛機研究所來說,簡直就跟過年一樣。

而且這不僅僅只是自己技術方面的提升,這意味着隔壁花費了數千億美元的研發工作有可能直接打了水漂,估計此刻堅利國已經要瘋了,加里國簡直就是豬隊友當中的豬隊友。

當然,堅利國現在還不太確定真實的情況,但是他們肯定是要將這些問題都給處理掉的。

這兩架戰鬥機將會是最高保密狀態,所有接觸過這件事的人都已經被約談,要求他們嚴格保密,這些都是軍人,相信他們有這個覺悟。

當然F35B這是一個重要的事情,但是那一架隱形戰鬥機也同樣是重中之重,如果說F35B只是讓我們的技術有所提升,並且了解敵人的實力的話,那麼那一架無人機就意味着未來。

那上面逆天的黑科技太多了,都是他們所要重視的。

除此之外沒有什麼好矯情的,等到晚上的時候,韓雙和夏可重新穿戴了自己的飛行服,連韓雙自己都混了個飛行服穿。

因為是她們兩個人飛回來的,所以這件事一客不煩二主,還是由她們來執行,這樣的話保密工作也更好做。

不過夏可其實有心想說,韓雙這才是第二次飛行啊,你們真的也是放心。

但是最後她這話也沒有說出來,連她都知道,上面不可能不知道,但是既然知道還讓韓雙來,這擺明了就是相信她。

對於兩架戰鬥機的後勤保養,這些也不是什麼問題,這個基地裏面負責維護J20的地勤團隊太多了,搞這麼一個不要太簡單,很多東西都是互通的。

沒看J20出來之後,老美很快就直接造出來幾架了嗎?

當然,只是外形,氣動佈局等一樣,發動機以及裏面的雷達航電設備都不一樣,但是這不重要,之所以造出來山寨版的J20就是為了進行性能測試的,尤其是氣動佈局的機動性能等等。

對於一個航天大國來說,山寨真的不難,其實看一看外形,很多東西就可以做出來了,甚至在發動機方面都要比你性能還要厲害呢。

所以只是加註燃油這些根本都不是問題。

「風箏,千紙鶴,你們做好準備之後可以起飛。」

「風箏收到。」

「千紙鶴收到,由風箏先飛。」

「明白,不過你什麼時候又改了一個代號。」

「我這不是為了配合你嗎?」夏可笑着開口道。

「行吧,千紙鶴也行。」韓雙無所謂的聳了聳肩膀,她已經啟動了發動機開始操控戰鬥機進行滑行。

夏可就在她的身後,等韓雙到了跑道的一頭之後,她直接開口道:「塔台,風箏準備完畢,請求起飛。」

「風箏可以起飛。」

「是。」韓雙回應了一聲,然後左手緩慢的推動了自己的節流閥,她尾部的發動機瞬間開始噴射出了長長的火焰,接着戰鬥機直接開始高速滑行,幾百米之後,韓雙右手輕輕一拉操作桿,F35身子一輕直接飛上了天空。

起飛之後,韓雙沒有立刻加速,而是在空中盤旋了半圈,後面的夏可也同樣跟着開始起飛跟了上來。

在相關的空域等到夏可追上來之後,塔台的聲音才再一次響了起來:「風箏,千紙鶴,你們的上高度8000,前方跟隨大雁飛行,速度跟隨大雁的速度,直接飛到蓉城相關機場,數據鏈已經傳到了給你們臨時加裝的臨時數據傳輸系統上面。」

「你們全程將會有大雁伴飛,跟隨對方的速度,定位裝置已經拆除了部分,但是不能完全保證,所以我們要繼續屏蔽有可能存在的機身的定位系統信號,你們注意跟隨。」

「風箏收到。」

「千紙鶴收到。」

韓雙和夏可跟對方回應之後,她們兩個人已經直接轉接了通信頻道,「風箏呼叫大雁。」

「大雁收到,風箏,千紙鶴我在你們的正前方。」

「明白。」

韓雙和夏可兩個人很快操作戰鬥機直接跟了上去,在他們前方的上空一架大型電子戰飛機,兩個人直接跟了上去一左一右如同護航一樣,直接跟隨對方在飛行。

在她們跟大雁組成小隊之後,韓雙他們的通信頻道裏面很快傳入了一個陌生的聲音:「風暴小隊呼叫大雁。」

「大雁收到。」

「風暴小隊請求入隊。」

「風暴小隊可以入隊。」

隨着新的聲音,很快四架戰鬥機從遠處快速接近,它們在接近之後迅速開始降低自己的速度,很快四架戰鬥機同樣兩兩分開,直接整齊的排列在了夏可和韓雙的兩側。

一大六小一共7架飛機呈現品字形組成了一個隊列直接飛往了蓉城的方向。

「喂,風箏,千紙鶴你們好。我是風暴1號,你們這代號怎麼起的這麼女性化。」剛剛那個聲音又傳入了通信頻道。

「你說的是屁話,因為老娘就是女的,不叫千紙鶴叫什麼?」夏可的有些火爆的聲音直接響了起來。

韓雙頓了一下,這夏可怎麼感覺跟換了個人似的。

「啊……」

「我去,女飛?真的假的?風箏也不會是女飛吧?」又是一個聲音傳了進來。

「對,我也是。」韓雙無奈的開口道。

。關之眼天台上,蕭媛與那個神秘人站在那裏,肆虐的大風將蕭媛的裙擺吹動。

那個神秘人拿出來了那盒子,將其打開,直接將全部的蟲塞進了蕭媛的嘴中。

「乖,快吃掉它。」

蕭媛努力的反抗著,但終歸雙手被束縛,無奈怎樣掙扎,都無濟於……

《武神贅婿》第31章神秘人的真面目 村頭社壇。

三牲一樣不缺,村民們的心也夠虔誠了,該做的都做了,可接連求十多天的雨,仍然未見半滴雨,想到自家田裡的莊稼還在烈日下煎熬,再沒有水灌溉早造就要失收了,求雨的村民們對上天也漸漸失去了耐心,心想:這鬼老天也不知道何時才有雨下,還是想辦法找水救急吧。

祭神求雨的儀式散了后,大夥都是心照不宣,一聲不吭地往回走。

「大元哥、淑珍姐,聽說你家有田在沼澤地里打了一口井,泉水很大,你家的莊稼保住了,能不能分點田水救救我家那半畝多莊稼?唉,前世無修,我的命好苦啊,男人走得早,一個寡母婆扯著幾個女娃子,沒有勞力打井找水,要是早造失收,這日子沒法過了。」桂花嬸收拾好祭品,快步追上走在前面的高大元、田淑珍夫婦,苦著臉說。

高大元聽了心裡不忍,張了張嘴,正想開口答應。

田淑珍輕輕扯了扯高大元的袖子,朝他使了個眼色,然後雙眉微蹙,過來拉過桂花嬸的手,嘆了一口氣說:「咳咳,桂花大妹子呀,都是鄉里鄉親的,能幫的哪會不儘力幫一把呢,不過你也知道的,這老天都快三個月滴雨未下了,到沼澤地打井的人也不少,但都沒找到泉眼,現在不說救莊稼,救命的水也不好找啊,我家有田那傻小子在大家都看熱鬧的時候傻乎乎地跑到沼澤田中間去打井,沒想到他的運氣特別好,居然挖到了一口好泉,唉,那可是花了整整兩個多月啊,沒日沒夜的,人都黑瘦了一圈,做母親的看著就心疼,前些日子為了到沼澤地開荒的事兒,還鬧得一家子都不高興,如今村裡不少人的責任田都空閑著,好田多的是,還怕沒田耕,可那小子犟牛一頭,也不知道是考試考糊塗了腦子還是怎麼的,偏偏看上那一片沼澤荒地,這地能耕嗎,你說氣不氣人啊!」

紅蓮灣的人誰不知道田淑珍心眼多,要在她手裡討便宜恐怕沒那麼容易,看到她東扯西扯了一大通,桂花嬸也不傻,哪裡不知道人家是暗示:要分點水可以,可要看你能付出什麼代價。於是,咬了咬牙,陪著笑臉說:「是啊是啊,那塊沼澤田能種什麼呀,淑珍姐啊,要不晚上你和有田那孩子商量一下,我家大妞年底也出嫁了,二妞明年也打算去粵東進廠打工,家裡也沒什麼勞力了,我帶著三妞、四妞這兩個女娃也耕不了那麼多田,我家還有三畝多田閑著也是閑著,明年我把這田讓給有田來耕,要是有種糧補貼,咳咳,我只要一半就好,你看……」

聽了桂花嬸的話,田淑珍微蹙的雙眉一下子鬆了開來,像變臉一樣,變得熱乎了起來,攀著桂花嬸的臂膀,責備地說:「大妹子啊,瞧你,怎的這麼生分呢,都是鄉里鄉親的,幫個忙也是應該的,再說有田那小子你也哺育過,也是你看著長大的,小時候還偷吃過你的月子雞酒,要是他膽敢忘本,我打斷他的腿,你放心,等一下我就讓他爸大元去叫他放田水,至於那三畝多田,咳咳,我代他謝謝大妹子你了,要是有種糧補貼,全給大妹子,這個我能做主,就這麼說定了喔。」

「說定了,那田就留給有田耕,謝謝你,淑珍姐,還有,大元哥,麻煩你了。」桂花嬸說,說著,看了一眼高大元,轉身往家裡而去。

看著桂花嬸瘦削的背影,高大元有些不忍,眉頭微蹙,埋怨地說:「人家一個寡母婆帶幾個女娃過日子,實在不容易,再說有田那井水也夠,分點水照顧一下也應當,何必為難人家呢。」

「怎麼了,心疼啊,高大元,你要是再敢去招惹人家桂花,老娘可要和你算老賬,你跟我說清楚,當年我生有田他妹坐月子那些日子,你三頭兩天串桂花的門兒是怎麼個回事?」看到丈夫的雙眼老在桂花身上溜來溜去,田淑珍帶著酸味兒說。

「你……怎麼回事,說著說著又翻起老黃曆來了,我不是說清楚了嘛,不就是幫桂花砌一個省柴灶嗎,什麼招惹,說得也忒難聽。」高大元皺眉說。

「憑你的手藝砌一個柴灶也弄得灰頭土臉的回來,誰信!我看桂花家的四妞兒長得越來越像……」田淑珍低聲嘟囔著說。

「你……給我打住,說話得有個譜,要是傳了出去,人家桂花還活不活呀,算了,不和你磨嘰,我到地里看看有田他們。」高大元說完,實在受不了自家婆娘的胡亂猜疑,趕緊落荒而逃。

不一會兒,高大元來到沼澤地里,遠遠看到兒子高有田和大兒媳婦蹲在地里,似乎挖到了什麼新奇的物事,於是走了上前一看,原來是一副牛骨頭,問:「怎麼回事?」

「爸,你來了,求雨散了嗎?是這樣,剛才有田挖到這個沼澤井時,鐵鏟觸到硬物,以為是木頭,挖出來一看原來是一副牛崽子的骨頭,旁邊還有一個小孩的骨架,衣服都還沒腐爛呢。」夏春鳳說。

「是啊,爸,你看,從骨架判斷這孩子大概7、8歲左右,頸骨上還套有一個長命鎖,應該是放牛時不慎踩到這個沼澤井,不知這兩年村裡誰家有孩子失蹤?」高有田說。

高大元沉凝了一下,說:「7、8歲的孩子?對了,兩年前,村文書陳前明的孫子聽說是放牛時失蹤的,當時有人說是人販子連牛帶人一起拐走了,也有人說落入魚塘溺水死了,也有人懷疑是掉到這裡的沼澤井,但當時發動全村村民尋找,幾乎找遍了這片沼澤田,可還是找不到陳文書的孫子,沒想到事隔兩年後在這裡挖到屍骨,只是不知道這副屍骨是不是陳文書的孫子的?」

高有田說:「讓陳文書家裡的人來辨認一下不就知道了嗎?何況還有這把長命鎖和這殘存的衣物。」

高大元說:「好,你們在這兒守著,別再動這屍骨,我這就回村給陳文書打電話,讓他家裡來人辨認,如果不是,那可要向派出所報警了。」

說畢,高大元立即往村裡趕,陳文書去鎮里問紅蓮灣抗旱的事去了,他得趕到村委打電話。

不到半個小時,只見高大元帶著一個長相斯文的老人率先走來,接著又見一對中年夫婦跌跌撞撞地往沼澤濕地跑來,那個中年婦女一邊跑一邊哭,喚著:「小智,我的小智,你在哪裡?跟媽媽回去,媽媽再也不讓你去放牛了。」

那位老人到了后,朝高有田點了點頭,立即蹲下抓起那個長命鎖,然後撿起那孩子的衣物,仔細辨認了一陣子,神情漸漸變得激動了起來,眼淚簌簌而下,哽咽地說:「小智……是我家小智,小智,我是爺爺……」

。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陸舟對新月的到來十分意外。

這周邊都還是光禿禿的模樣。

就只有一些簡單的防禦設施,連拒馬也沒有多少。

他本來是沒有打算讓新月南下,這裡明顯還只是一片隨時可能面臨戰火,隨時會被襲擊的臨時營寨。

到處都還是亂鬨哄的吵鬧,人員混雜。

陸舟想回過頭去,將烏拉教訓一頓,卻發現這狗腿子已經不見了蹤影。

這翅膀硬了啊……

陸舟又轉而看向新月。

新月就忽然杵在原地,有些心虛的模樣。

她抱起了小狼想要轉移注意力般,又說道:「是我自己要出來,想要出來看看……你,已經很久沒回去了。」

新月情緒都在臉上,還是一昧的不善於心計。

可小狼已經長大了,不再是原先適合抱在懷裡薅的體型。

撲騰了兩下又跳回了地面上。

往陸舟的腳底下衝刺過來。

陸舟只好走過去拉起新月的小手。

其實新月來了還是有一個好處,陸舟終於可以吃上符合胃口的飯菜了。

再加上兩個小丫鬟,足以把陸舟的生活照顧到細緻。

多了幾分溫馨。

這讓陸舟想往北回去的衝動,又少了幾分。

「前兩天我路過汗寨的時候,見到父汗。

父汗好像老了很多,明明把建奴趕出去了,還是一副憂心忡忡的樣子。

但他很關心你,說姑爺是喀爾喀東路的福氣。

還頭一次對我那麼和藹……」

新月已經從馬車搬到了中間的帳篷里。

裡面有鋪好的軟榻。

在帳篷外邊,所有營車圍在帳篷周圍,形成一個堅實的壁壘。

陸舟的親兵在周圍把守著。

外邊的整個營地,都還是燈火通明。

新材料來了,帶來了工匠,趁著夜色又要開始建許多設施…..

這時的帳篷里。

陸舟聽了新月的話,沉吟了一番:「車臣汗還說什麼了嗎,他可不會無緣無故的誇我。」

「父汗說想再向你要五十支火槍,沒有鳥槍的話,火銃也行。」

新月如實的回答道。

陸舟笑了笑:「現在的車臣汗寨很有意思啊。

之前你的兩個傻弟弟才跟過來,向我要了兩百把鋼刀。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