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有那句歡迎回家……這無垢幻靈小秘境裏的一切,都是如此的詭異。

還有那句歡迎回家……這無垢幻靈小秘境裏的一切,都是如此的詭異。

「它消失了,那我們……」她手撐住下巴,美眸劃過一抹若有所思。

金龍這是死了嗎?

還是說,它原來就不是活的?

「對了!那它的那堆寶貝!」陸顏霜眼神一亮,拍了下手。

不管金龍是不是真實存在的,但她剛才看到的那堆寶貝……

姬無月:「……」

正在此時,龍宮隨之晃動,彷彿轉眼就能倒塌下來。

陸顏霜抬頭看了上方。

一塊水晶一樣的頂直直朝着水晶棺的方向砸下!

「不好!」她眸子睜圓了。

姬無月第一反應就是將她拉開,注意到龍宮即將隨着金龍的消散,而隨之消失……

「我們應該儘快離開這裏!」姬無月一語定論。

陸顏霜掌心擊出一道玄氣!

轟一聲!直衝那塊即將砸落在水晶棺上的碎片。

她目光於半空與姬無月匆匆對視一瞬。

陸顏霜皺了下眉,心裏頭的疑惑是越堆越多,偏偏眼下情況容不得她再多想。

這是頭一回,她在這小秘境裏總算遇到了些危險。

「我們走。」陸顏霜開口。

一隻手抓住姬無月伸向她的手。

兩人握緊,姬無月見此,正打算帶着她往外逃離,又聽陸顏霜制止道:「先等等!」

姬無月:「……」

他轉身,「怎麼了?」

卻見陸顏霜視線落在那樽水晶棺上。

棺材裏閉眼沉睡着的男子,在離開這座龍宮之前……

陸顏霜另一隻手捂住心口。

不知為何,在她想逃離拋下棺材中的人時,心弦竟像是被人給輕輕扯了一下。

於心不忍。

那種感覺,無關愛情,也非友情。

反而更像是來自於血脈中的牽絆,冥冥之中,陸顏霜從第一眼看到對方,她本能對棺材裏的人有着一股說不出的親近,喜歡。

無法生出任何戒心與質疑。

「我要把他一起帶走!」陸顏霜手指向棺材。

最終,她還是選擇了將水晶棺也一起帶走,當着姬無月的面也動用了如意鐲內的空間。

如意鐲內的空間,陸顏霜之前便測驗出來,是可以裝載活物的空間。

而水晶棺里的男子,依陸顏霜的推測,是還活着的。

否則金龍也不會這麼慎重將她帶來這邊。

真正讓陸顏霜擔心的,是她空間里的限制,雖然能夠裝載活物,但許是升級不夠,之前陸顏霜曾試探著將崔母與三個崽崽弄進去。

無一例外失敗。

好在這次,陸顏霜閉上眼,在這時間千鈞一髮之際,她只一個念動,便成功將水晶棺給收進空間。

沒有出現任何意外。

倒是姬無月,在看着水晶棺瞬間憑空消失時,他眼神詫異掃了眼陸顏霜。

猜到什麼。

「你有空間?」他問。

又不是在問陸顏霜。

而是接着肯定提醒道:「關於這件事,以後不能讓除你以外的任何人知道,否則恐會招來殺身之禍。」

陸顏霜跟着他往外跑。

剛感受了下空間里,已經靜靜放置好的水晶棺,她成功了。

回神就聽到姬無月的話。

陸顏霜邊跑,又沖着姬無月展顏一笑,毫無防備般,「我知道。這麼重要的事,但我相信姬家的二公子一定是個正人君子,不會害我。」

措不及防把人給誇了一遍。

姬無月在她提到他身份時,回頭朝她看去,剛好對上她的笑容……

「你知道了?」他問。

壓下心底那股悸動,原本那個想要恢復婚約的念頭又冒了上來。

陸顏霜卻剛好,又扭開了頭。

兩人跑出房間,這會兒剛好到了大殿,就是之前在金龍領路剛進來時,陸顏霜看到的那個滿是寶貝堆著的大殿。

一片亮閃閃的,都差點晃瞎了她。

但是眼下再看……

陸顏霜眸子裏的亮色消失,轉而錯愕。

「不對,這裏原先不是還有很多寶貝的嗎?那些寶貝呢!」她看起來驚訝極了。

難不成那些寶貝也像龍一樣,都是假的嗎?

姬無月:「……」

他到了嘴邊的提議因而被堵回去。

在兩人跨出龍宮瞬間,再回頭,身後已經只剩一片空無……

是的,空無。

龍宮消失,原本的深海也隨之消散,只剩一條甬道,白茫茫的。

而陸顏霜獃獃的,還在看着那片消失得啥也不剩的『曾經龍宮』發獃。

「就這嗎?這就?就這?」她像是很不可置信,一連三問。

開局見了一堆寶貝……

真的就是純看!她連摸一下都沒摸到!

除了撿走一樽水晶棺,一個睡在裏面不知情況的美男子。

陸顏霜覺得這一切簡直就像場夢。

她有點難受。

她雖然從一開始就沒想過要打金龍寶貝的主意,但金龍都不見了,而那堆寶貝她都見過了!為什麼等她再回頭經過的時候,堆滿寶貝的大殿會變得空蕩蕩?

這也太不是人了!

這像是人能幹得出來的事兒嗎?

她咬緊唇,眼巴巴的,一副瞧著竟然有點可憐兮兮的模樣。

大概這真的是對於一個財迷來說,滿心滿眼想要暴富的陸顏霜,最殘忍的折磨了。

偏生此時,還從旁傳來了一聲壓不住的輕笑。

是姬無月。

陸顏霜眨眼,又扭過腦袋看他,那眼神還未來得及收斂起,可憐巴巴的。

有點不高興的問他,「姬無月,你笑什麼?」

姬無月怔住,唇邊笑意淡去,他俯身,心在這瞬彷彿被人給輕輕給撩撥了下。

只剩柔軟。

他突然很想哄哄她。

手牽起陸顏霜,姬無月將一個小巧精緻的煉丹爐放到了陸顏霜的手心裏。

語氣寵溺開口,「別傷心了。你看,這個煉丹爐眼熟嗎?像不像是剛才你在大殿裏看到……」

陸顏霜擰眉,隨着他的話又是眼神一亮!

突然意識到,姬無月眼下給她的煉丹爐,這不是……這不就是!在前院只看到表舅站在河邊,周想就知道凌然他們去了門市部的后倉庫,就又把人往街上帶。

街上看到爸爸準備回家了,趕緊喊住他,「爸,再去買菜,今天要多出十幾個人吃飯的。」

周父也不問原因,直接應下了,「我把這拎回家再來一趟。」

「隨便你。」

周想把十個人帶去了后倉

《重生八十年代有空間》第862章不是像我那樣平均的嗎? 方一鳴第一次知道,原來現在拍片子不需要專門去醫院了。

現在很多小區里都普及了簡易的X光機,任何人只要懷疑自己得了病的,都可以隨時去拍。

因為拍的人很多,收費還很便宜。

方一鳴外公住的小區附近,就有這麼一家店。

就開在一個彩票店邊上。

彩票店裡基本上是空無一人,排隊拍片子的人,卻是熙熙攘攘。

不僅有排隊的,還有一群一群在旁邊聊天的。

來的人當中,絕大多數都是老年人。

方一鳴的外公還是很抵觸,從出家門口這一路上嘴上就在嘀咕:「拍這個幹什麼?我是黨員,我知道現在的政策,就算我得了病我也不會去害別人。」

方一鳴說:「誰也不會逼你換,得沒得病,總要看了才知道。而且你說的政策也是過去的了,前段時間國家做了一個大實驗,全軍一千多人參加呢,都置換了。」

「我能跟他們一樣嗎?他們都是健健康康的大小夥子,不管換給誰都不虧心,我這是什麼身體!我要跟別人換那就是坑了別人。自己受罪就算了,還要連累別人……」

「外公,」方一鳴推著輪椅加入了排隊的隊伍,「就是因為你有這樣的覺悟,所以你才應該活下來。難不成都讓好人去死,讓那些自私自利的人去換健康的身體嗎?」

方一鳴的話引起周圍人的注視,一個大媽不客氣的冷嘲熱諷:「喲,就你家覺悟高,我們換就是自私,你們換就是好人有好報是嗎。」

方一鳴上下看了對方一眼,沒說一句話。

這種路邊的快捷X光機速度很快,就跟進車站掃描行李的機器類似,成本也遠比專業的CT低的多。

對於大部分人來說,只要看到腦子裡有東西,就能回家等著做夢了。

陸續有人從店裡出來,排隊的人就很關心的問他們有沒有。

說有的,都是臉色帶著喜色,感覺就跟中了免費旅遊的大獎一樣。

說沒的,倒是也沒有多氣餒,只是互相鼓勵年紀還早,再等等,現在3X病毒發展速度這麼快,很快大家都能染上的。

倒是像方一鳴外公這樣,坐在輪椅上這種狀況,周圍一些人就忍不住感慨了:「要儘快啊,慢了說不定就熬不過了,這個病就是檢測出來也要等半個月才有夢的。」

一對一起剛做完檢測的夫妻剛剛出門,倆人就在門口商量離婚,男方似乎早就打算好了:「房子趕緊賣了,錢一人一半,退休金現在去銀行問問,能不能辦一個抵押,把錢都給孩子,他們現在經濟壓力也蠻大的。」

「也沒必要離婚吧,我們一個晚上一起走不行么?」

「那要是一個先走了,後走的那個就被訛上了。」

很快就輪到了外公,也不需要取片子,一個人去拍,另一個人直接就能看到,然後說一下結果就行了。

外公的運氣很好,他應該很早就感染了。

而且看他腦部異形體——這是學術稱呼,的大小,他可能很早就有過夢了。

回去到樓道里,等電梯的時候,方一鳴終於忍不住問外公:「外公,這裡就我們倆人,有話我就直說了,您不走是因為道德問題,還是因為情感問題。」

外公抬起頭看了他一眼:「怎麼,你也要勸我走?」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