餘明延臉上浮現出一抹淡淡的笑容,兩年前他就感應到金丹七層的屏障所在,經過這兩年的修鍊后,他對金丹七層屏障的感應更加強烈。

他現在有極大的信心可以突破到金丹七層。 餘明延從藏經閣出來后,就直奔雲筱雨的寒梅峰而去。 餘明延居住的青玄峰是他在築基期時,雲筱雨做主划給他的靈峰。 這座靈峰上的靈氣還算充足,可以滿足餘明延平時修鍊所需。 只是他現在要將修為突破到金丹七層,所需要的靈氣會更多,屆時青玄峰上的靈氣可能就會有些不太夠。 ...

林子正式勾勒土螻了。

厲九川漆黑的眼瞳空洞洞的,看向他時半點光彩也無。 那扎眼的褐色刺青就像噁心的丑鬼在做挑釁的鬼臉,厲九川幾乎遏制不住心底翻江倒海的殺意。 再不動手,就沒有機會了。 「好了,散了吧。」猲四六揮了揮手。 斗篷人帶著厲九川先去了地下休息,只有林子還留在原地。 ...

嗯?沒想到,這個傢伙還有點手段,怪不得衛風總是跟他作對,說他就是什麼吸血殭屍狂魔苟或。現在看來,衛風說得沒錯,眼下的這個變身,顯然就是被他吞噬的怪獸。

既然你能變身,好像我就不能變身似的!燁火一邊出擊著,一邊將身體不斷地生長著。伴隨着身體的不斷變大長高,外形和穿着的裝備也發生了變化。 雖然整體還是個人形,但是卻超出了普通人的特徵!因為,在他那個巨大的腦袋瓜子上,似乎噴出了被點着的燃氣,從而燃燒成了一道,由烈焰形成的圓圈。 他的渾身上下通體通紅,並且幻化出了一副金剛鐵甲,保護著身體和四肢的主要部位。 如此同時,那柄玄鐵烈火槍,也發生了蛻變,不但能夠伴隨着主人的身體變大,而一起變大之外,自身的功能也逐漸被打開釋放出來。 現在的玄鐵烈火槍,不但變得是更加的鋒利無比,更能像*****一樣,吐露着火龍,燒灼摧毀著一切。 ...

此時也快天黑了,竟然已經來到自己滿意的渡劫地點,也不急於一時,李然想了想,看了一下不遠處的村莊,御鐵鍬往海外飛去。 可一切都在遠到來后打破了,蛻化果徹底擊碎了他和韓霜的平靜生活。

他久久不語韓霜有些生氣,張口就把他的喉結擒在口中,然後用牙咬了一下。 她控制好了力道,不會太疼但也咬得不輕。 驍被她咬的渾身一凜,向後仰了仰脖子逃脫她的魔嘴后才語氣悶悶道:「別咬,我想問你點事情。」 「嗯,你說。」韓霜有些漫不經心。 驍忍着她的挑逗壓抑著內火道:「你給我的修鍊秘籍可有給別的獸人看過?」 ...

「公平,很公平。」男人點頭附和的同時,也跟喬顏道歉「阿顏對不起,我當時不知道會讓你那麼疼,我當時只是太生氣了,我……」

「我不想聽你廢話!司邵斐,你現在道歉又能改變什麼!我只想讓你也嘗嘗這種滋味!一個小時,我給你計時,一秒鐘也不能少!」 「好!」 司邵斐緊咬了一下牙關,他甚至吩咐人又拿了一個盤子來,也碎在一起,直愣愣的跪下。 剎那的疼痛幾乎是三倍,他不由的呻吟悶哼了好幾聲,加上他背部本來就有傷,這讓他差點支撐不住。 但這無疑能讓他家寶貝更出氣,只要阿顏對他的恨意能少一點,要他做什麼都可以。 ...

感知到後座氣氛有些不對,白昊立馬義正辭嚴為自己狡辯。

「什麼清白?我前天親眼看到妹子大清早從你家出來,連走路都走不穩了!」 白昊漲紅了臉,面紅脖子粗狡辯道:「過夜不能算亂搞男女關係……過夜!……高跟鞋穿久了走路腳疼,能算得什麼?」 接下來便是什麼「貼心男閨蜜」、「熱於助人的暖男」、「在客廳下了一整夜象棋」之類。 引得秦大爺忍不住笑,整個街頭充滿快活的空氣。 【好感度-15】 ...

此刻,顏文濤穿的是家常便服,沒有穿錦翎衛制服,所以左夢只以為他是周家某個交好之家的公子,根本沒放在眼裏。

若是左夢知道他是錦翎衛,就是給她十個膽子她也不敢隨便亂說的。 顏文濤注意到四周的指指點點,將周靜婉交給了周靜芸扶著,看到左夢從樓梯上下來,一顆金瓜子飛速的從指尖彈了出去。 「啊!」 左夢感覺小腿猛的一痛,身子本能的往下倒去,看着斜陡的樓梯,左夢想也沒想,伸手就抓住了旁邊的彭明池,然後,兩人一起從樓梯上滾了下來。 「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