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名男子圍了過去,情緒如此低落的在酒吧喝酒,一看就是受了很大傷害的,也有可能是個棄婦,也可以說,就是來招蜂引蝶的。

「你們幹什麼?滾開!」這是在凌若冰意料之外的,她只想喝多點,引起龍夜擎的關注和憐惜,沒想被人調戲。 「小姐,一個人在這兒呢?不如我們哥兩陪陪你吧?」兩名男子嬉皮笑臉的,一個染著黃頭髮,一個頭頂一片藍頭髮,一邊一個坐在凌若冰身旁,身上黏糊糊的就往她身上靠。 凌若冰站起身又被他們兩個給拽了過去,一個不小心,跌落在黃毛懷中,一時間羞憤難當,使勁掙扎,她的位置在角落,不太引人注意,況且這是在酒吧,這樣的情況時有發生,誰知道他們在做什麼,也沒人去管。 「你們知道我是誰嗎?」凌若冰憤怒掙扎著。 兩男子喝了點酒越玩越來勁,「到了這兒你就是我們的獵物,哈哈哈。」 ...

他和柏行說過今天要來探班,所以柏行聽見身後的動靜,轉身看到方遠的身影后並沒有驚訝,而是起身走過來歡迎。

「方導,當初說好了要來探班的,我們這都開拍快一個月了,你可終於來了。」 聽見柏行開玩笑的話語,方遠笑道:「這也不能怪我啊,實在是一直都抽不出時間來啊,這不,剛參加完金牛獎,一有空我馬上就奔這裏來了。」 兩人打完招呼,然後便朝着監視器的方向走去。 坐下后,方遠一邊打量著片場周圍的環境,一邊隨口問道:「剛才大老遠就聽見你在喊話,怎麼了,遇到什麼問題了?」 「其實也不是什麼大事。」柏行不好意思地撓撓頭,說道:「特效化妝組的人化妝太慢了,都這麼久了還沒給演員化完妝。這場戲要的就是陽光晴朗,再拖下去天色稍微暗淡一點,今天的戲份就沒法拍了。」 ...

「不嚇你了,回去午休吧。」梁木刻意放柔了聲音,哄她去午休。

溫軟不害怕的,她只是有些詫異,梁木竟然會這般的……活潑生動?對的,第一次將這些詞用在他身上,確實蠻奇怪的。 以身相許…… 溫軟上下打量了梁木一番,暗自點頭,梁木對自己以身相許,自己簡直是血賺了!賺翻了好嗎? 溫軟覺得梁木對他自己認識不夠的透徹,這簡直就是白白便宜了自己的,她要是拱了這麼好的白菜,會不會遭雷劈呀? 「你就當我沒說過吧,午休去。」梁木見溫軟一愣一愣的,以為她這是在為難,忍下心中的波動,沒什麼情緒地說道。 ...

魔都的老至尊,想要窺探天際殘留的氣息,卻在神念飛出的一剎那,被冥冥中的因果給攔了回去。

「噗~」 魂三雙目刺痛,不敢在看向那邊。 「出事了,一定是驚動了那個領域的存在,也不知酆兒他怎樣了。」 魂三心有餘悸的道,許久才穩固了氣血,那股力量實在太可怕了。 陸凡同樣驚呆了,趕緊收好了忘仙古琴,生怕遭人惦記。 ...

xiye交出滑步靠向牆壁,然後隔牆放下了自己僅有的一個真眼。

「langx!TP到這個眼上!」xiye急促的語氣讓langx快速取消了回程。 New其實已經非常謹慎了,***拆防禦塔的時候,他就只是在後面看著,聞聞經驗,由於他按住了空格,屏幕中的視野就只局限於自己身邊,這就導致了他並沒看到隔著一堵牆的藍色光柱...... TP帶來的高額移速再疊加上狗熊的Q技能,根本就沒有給New任何反應的時間,就被拍暈在了原地! 由於New聞經驗的位置正好處於中間,後面根本沒有可以抓取的牆壁,所以他只能用大招稍微規避了一點傷害后,勾住了右邊的牆壁,但是由於是近乎於垂直的角度,所以青鋼影並沒有走多遠,很快就被xiye和langx追上活活打死..... 大龍坑裡的RNG眾人自然也看到了上單的處境,但是沒辦法,只能含淚用大龍送青鋼影一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