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道這裡,常煜也是微笑拱手:「徐真,既然如此,我也不打擾你接下來要做的事情。常某就此別過!」

常煜離開,徐真什麼也沒說,什麼也沒做。關於常煜的強大,徐真無法感知來源何處。他甚至一度認為常煜的體內存在系統,但是如此近距離的感覺,也絲毫察覺不到系統的信息。 徐真只能以真正的天驕出來形容眼前的常煜。 「煜兄,他日有緣再見。」 常煜離去,剎那之間,憑空消失。 「飛哥,咱們要回下界?」 ...

秦元清看到這個,心中苦笑不已,水木大學雖然官網上發佈消息,但是隻是說秦元清證明哥德巴赫猜想論文,數學系可還沒有正式承認論文通過論證。

正常而言,是需要得到數學界普遍承認,纔算是真正攻克哥德巴赫猜想。 而論文論證這種東西,有快有慢,慢的得幾年時間,快的如秦元清幾次論文,基本上論文正式發表後不久,就會得到主要數學研究機構的認可。 數學領域,因爲對當下社會影響微乎其微,所以各國也不會遮掩着,要是是物理工程應用之類的,哪怕是寫了論文,有些東西就是不能泄露,一泄露就是泄密。 比如航空發動機研究院的論文,很多都是需要處理的,不處理就不能發表。 華夏的工程應用方面,很多方面並不弱,但是爲何科研成果那麼少,就是因爲保密制度。 ...

命運將他送到她身旁。

就算前方是萬丈深淵,她也心甘情願往下跳。 。 林涵若也有自知之明,像她這種非正統藥師出身的,不管是煉製藥劑還是煉製丹藥,不用想,也知道過程肯定不對。 魍魎是個乾脆人,從柜子裏重新拿了藥材,給林涵若講解了起來,他猜林涵若沒有練過丹。 「清靈丹是比較容易煉製的一種丹藥,只需要清荷草,玉葉,紅木,三種藥材即可。但是這三種藥材的比例不同,清荷草需要七分,玉葉一分,紅木二分。紅木是溫性藥材,材質略微堅硬,需要先放。」清靈丹的煉製,對於魍魎來說,是得心應手,他一邊將藥材放進煉丹爐,一邊告訴林涵若,煉製清靈丹的步驟。 ...

此刻身旁的明榆林衛總兵上前說道「督師大人,末將認為他們說的不無道理,與其追擊東躲西藏不見人影的流寇,倒不如收復失地來的實在?督師大人您看如何?」

本來明兵部尚書就想收復失地,可礙於聖旨上寫的是要他剿滅流寇而非收復失地,眼下既然有部將勸說那麼也就有理由改變行軍路線了,故此明兵部尚書拍案站起來說道「好,就依爾等之意。」頓時把眾人給驚嚇了一跳! 眾將還以為孫督師不肯答應呢?接着明兵部尚書把主力軍調轉南下,沿官道進入汝州境內直逼州城而來,巳時汝州城門口一個順軍士兵急忙騎馬過來在城下高舉令旗喊道「快開城門我有要事稟報?」守城順軍往城下看了一眼便開門放他進來。 。 霍辰燁拍拍他的肩膀,有幾分傷懷:「保重。」 霍霆均做了個「ok」的手勢:「煽情的話我就不說了,你記住,家裡老太太時時惦記著你。」 ...

清荷看著他們,不屑的白了白眼。

「郡主,還是注意點形象。」小箐默默在背後提醒道。 她家郡主要追謝淵少爺,謝淵的脾氣本也就喜怒無常的,結果郡主還是該鬧不該鬧都鬧,這樣只會引來對方的厭惡,也不知道自己什麼時候才能完成這個任務。 小箐心累的閉上眼。 早餐時間在謝府耽誤了太久,一路上過來又有耽擱,此時已經烈陽高照,大家的肚子都紛紛開始抗議了。 可西街離謝府有些距離,此時再趕回去的話,大家估計都要餓到脫力了,也趕不上午飯時間。 ...

「不知道,這個世界的月亮到底是什麼東西?會是一顆滿是凹坑和環形山的星球嗎?」霍衛突然覺得有種恍如隔世的感覺。

霍衛一邊想着一邊攏了攏袖子,然後哆哆嗦嗦的轉身準備回自己的坑洞裏,這地方也太冷了。 可他一轉身忽然感覺自己膝蓋好像觸碰到什麼冰冷的事物,他本能的一低頭卻是被嚇的僵立了原地,因為就在他的膝蓋下方是一具跪地不起的血紅色屍體。 這具突然出現的屍體讓他寒毛炸立,一種前所未有的恐懼讓他幾乎要吼了出來,這一瞬間他甚至感覺周圍鼓動的冷風都掛上了一絲讓人反胃的腥臭味。 「這是什麼?它……它為什麼會在這裏?」 「不對,我來的時候根本沒有看到這種東西。」 ...

「時間到了,你們兩人趕緊出來吧!」衙役冷不防來催。

宮玉和夏文軒都有些錯愕,小半個時辰過得這麼快嗎? 兩人不得已起身,宮玉道:「夏文楠,你慢慢吃吧!我們明天再來看你。」 夏文楠咬著肉呆萌呆萌地問:「明天還能來嗎?」 牢房可不比別的地方,哪裡是想來就能來的? 宮玉凝神想了一下,不作肯定回答,道:「你保護好自己。」 ...

無法原諒。

難道再來一次,他會把自己的愛情弄得一團糟嗎? 唐幸那一瞬就像是被人抽走了精氣神。 他低垂腦袋,輕輕挪開了步子。 「我知道了,你無法原諒我,我也無法原諒我自己。我這種禽獸不如的畜生,渾身都是慾念的罪徒,我就不應該出現在你眼前髒了你的眼。」 「晚晚……對不起。」 ...